一個猛禽、一個故事

動物故事

少校艾先生於八十年代設立香港首個獲授權的私營猛禽護理計劃。本園艾先生猛禽護理中心以他命名,這裡收容了一些獲拯救後,因傷殘或已被馴化而無法野放的猛禽,包括:麻鷹、鳳頭鷹、普通鵟及貓頭鷹等。歡迎各位蒞臨觀看獲救的猛禽,並在展牌中了解牠們的故事。讓我們一起來認識這些留居猛禽的身世,從而反思我們在生活上的保育選擇,以支持猛禽保育。

灰臉鵟鷹 - 勳勳

在2011年懷疑被走私作寵物,被政府在文錦渡管制站充公,然後轉交本園野生動物拯救中心照顧。獸醫檢查後,發現牠的左翅有永久性的損傷,懷疑因誤撞硬物引致,因此不適合放歸野外。灰臉鵟鷹是一種遷徙鳥,春天遷徙期間可能會途經香港。過境遷徙鳥有時會飛越本園林區,您可能會觀察到勳勳觀察侯鳥遷徙。

倉鴞 – Snow, Tyto, Pip

牠們都是非法寵物貿易的受害者,分別於2016及2018年被當局救出,並轉送到本園野生動物拯救中心。抵達時,Snow身體沒有大礙,但Tyto及Pip體重過輕,羽毛受損,在中心照顧後已康復。由於倉鴞並非本地原生物種且已被馴養,不適合放歸野外,所以牠們加入了猛禽護理中心。

灰林鴞 大眼, Tessa

漁護署分別於2013年及2017年於非法寵物貿易中拯救了大眼和Tessa。抵達本園時,大眼體重過輕,主翼和尾羽受損。而Tessa當時只有4個月大,尾羽受損。牠們在中心照顧後已康復。由於灰林鴞並非原生物種,不適合放歸野外。

褐漁鴞 -  Bosco

2004年,Bosco於大嶼山遇到車禍後,嚴重受傷的右翅膀被切除。儘管只餘下一隻翅膀,無法飛行,牠仍十分適應本園的生活。鳥舍內設置了能連接整個籠舍環境的棲木,方便飛行能力較弱的Bosco移動。

領角鴞 – Potter, Pong Pong

Potter是在2015年從非法寵物貿易中救出,而Pong Pong就在2011年於薄扶林被拯救。由於Potter的左眼失明及Pong Pong的左眼有先天性問題,會大大影響牠們在野外的生存能力。因此,拯救隊決定讓牠們加入本園護理中心的大家庭。

東方草鴞 – Elle

2016年6月,政府自非法寵物貿易拯救當時估計兩個月大的Elle,再轉交本園野生動物拯救中心接受治療。雖然牠在拯救隊的悉心照顧下已康復,但由於牠太溫馴,不適宜野放。東方草鴞不屬香港原生物種,偶爾有從中國南部來的迷鳥。

褐林鴞 – Strix

2018年,褐林鶚Strix因被非法管有而被當局充公。於調查期間,本園野生動物拯救中心代為照顧牠。Strix來到本園時是幼鳥,獸醫為牠進行身體檢查時,發現牠身體健康但尾巴的羽毛受損;並懷疑因長期被人工飼養,而變得溫馴黏人,所以不適宜野放。近年,褐林鴞在中國南部的分布擴大至香港,並已在香港野外成功繁殖後代。

鵰鴞 – Chad, Boo

漁護署於2017年6月在大圍發現Chad,其腿部繫有腳帶,顯示牠曾被非法飼養。牠於本園的野生動物拯救中心康復後,我們於2017年9月將牠野放回大自然。可是,於同年10月他定時出現在住宅區,據報牠接受居民餵飼,拯救中心的動物護理員再次捕獲牠。由於牠很親近人類,因此不適合野放,並留在猛禽護理中心擔任教育大使。

2016年,漁護署在沙田圍道近威爾斯親王醫院的路邊拯救了Boo,並把牠送往本園的拯救中心。經檢查後,發現牠的舌頭有損傷,左腳、左翼和左眼均有受傷。經數月細心照料後,牠的情況大有改善,但仍需作長期復康護理。

歡迎各位於本園開放時間蒞臨觀看獲救的猛禽。這些都是野生雀鳥,本性容易受驚,觀賞時請保持安靜。我們不時舉辦「猛禽知多D」活動,您有機會從飼養員口中了解這些雀鳥的故事。

您也可以參與「月捐計劃」,支持猛禽護理中心運作,為這批曾經翱翔天際的雄偉雀鳥提供食物、居所及獸醫護理,並攜手推動野生動物拯救工作。